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书画摄影委员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作品赏析 > 创研动态 >

弘扬民族文化 传承百年记忆 贵州省文史研究馆举


时间:2017-05-11 10: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6年10月17日下午,贵州省文史研究馆山骨讲堂(第10期)“贵州情怀——一个人和一片土地”余未人作品研讨会在贵州省文史馆二楼会议室举行,贵州省人大原副主任、贵州省文史馆馆长顾久、省政协常委、省政协环资委住任、贵州大学发展委员会主席、教授姚小泉、原贵州省文化厅厅长、省政协文卫体专委会副主任许明、贵州知名作家、学者、省文史馆馆员戴明贤、刘学洙、蒋南华、黄万机、刘雍等贵州省社科院、贵州大学、贵州师范大学、师范学院、贵州财经大学、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促进会、省苗学会等有关单位和社会组织50余人出席研讨会。

 

本次研讨会以贵州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促进会副会长、省非遗专家委员会委员、享国务院特殊津贴、省文史馆馆员余未人先生的近作《民间笔记》和《我的百年家族记忆》为基点,以微观宏,回顾和展现了余未人先生由一名作家嬗变为一名民间文化学者致力于发掘、研究、诠释贵州民族民间文化的历程,彰显贵州学者的时代风采精神追求。早在80年代中后期,余未人以知识分子的命运和冲突为题材写了短篇集《星光闪烁》、中篇集《冬泳世界》、《成功女性》,长篇《梦幻少女》、《滴血青春》等。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她把关注和著述的重点转向了民间文化。在2002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由冯骥才挂帅启动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2003年中国文化部启动的“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之前,担任贵州省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的余未人,深度地介入并主持贵州省的民间文化的调查、记录、保护、研究工作。1997年底,她把由她策划、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贵州民间文艺研究丛书》(吴家萃主编,11种)和《贵州民间文学选粹丛书》(卢惠龙主编,10种)。这套书“把文化人类学的调查研究方法和成果引进民间文化研究中来,以输血的方法改造着传统的、单一的、平面的民间文化研究,从而为振兴中国民间文化学研究找到了新的生长点。她与贵州人民出版社共同策划出版了《贵州民间文艺研究丛书》一套十一种和《贵州民间文学选粹丛书》十卷,在这两套丛书之外,她还主持了《贵州本土文化研究2001》、《贵州本土文化研究2002》两套丛书,就民间文学和民间文化的调查保护及学科建设领域而言,余未人所策划和主持的这两套大书,理所当然地成为我所说的我国“后集成时代”的重头成果之一。自2002/2003年起,更准确地说,自2004年我国人大常委会批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起,我国的民间文化、民间文艺的保护和研究进入了“非遗时代”。在这次席卷全球的文化思潮下,余未人于2004年担任贵州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促进会副会长,她几乎全身心地、心无旁骛地投入到了中国传统民间文化的保护运动中去并为广大中青年学者作出榜样,一次次身体力行深入贵州偏僻山村调查调研,掌握了丰富的民族民间文化信息,也拜访无数民间传承人,表明了她对传统民族文化的价值的认识和尊重,从而激发起她的社会历史责任感。她不仅以自己的笔和口作力所能及的呼吁、阐释、宣传、研究,参与保护的组织工作。近10多年来,她以热情、执着、勤奋和艰巨浩繁的工作和优秀的成果,成为贵州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的领军人物。在这许多工作中,最值得称道的,莫过于2005—2007年完成《中国民间美术遗产普查集成·贵州卷》的编纂和2009年以来参与主持的西部苗族的英雄史诗《亚鲁王》的搜集、记录、翻译、出版与探讨。《中国民间美术遗产普查集成·贵州卷》是冯骥才主编的全国30卷《中国民间美术遗产普查集成》中的第一卷,扮演着开路先锋的角色;既然是开路先锋,就理所当然地带有探索性和不确定性。况且最基础的工作,是要从全省民间美术的普查做起,而这无疑是最为繁难的一件任务。才真正了解到了这件工作的意义和普查搜集材料的艰难。进行一次普查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许多近现代以来的民族民间美术的材料、器物、图案、纹样,对于理清民族民间美术的发展脉络、流变情况、文化内涵和文化精神,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但这些材料、器物、图案、纹样,又大多在私人收藏家或各级博物馆手里,要集拢起这些材料又谈何容易!余未人终于没有让读者失望,她终于完成了这项前无古人的事业。同样,对史诗《亚鲁王》的搜集、记录、翻译、编辑工作中,特别是关于这部史诗性质,即是否是英雄史诗的问题。2009年9月15日,她在《中国艺术报》上发表的《发现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一文,第一次向外界报道了在偏远闭塞的麻山紫云县发现了苗族的英雄史诗《亚鲁王》。《亚鲁王》终于在2011年5月被列入了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次年,由冯骥才总策划、余未人执行主编的《亚鲁王》第一卷,由中华书局出版,并在北京开了发布会。如今,未人虽然步入了古稀之年,但她依然血气方刚,继续在民族传统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战线上奋力。

 

 

余未人感言,是贵州这块热土孕育出的丰厚的民族民间文化让我一次又一次受到震撼从而要使自己镇定下来记录他们。陈兴华,亚鲁王史诗传承人3.8万行,五言体,在全国国家级传承人第一个独自完成,他曾拜3个师傅完成学唱并在以后主持葬礼仪式。另一亚鲁王传承人黄老金,99岁去年去世。也是她多次拜访过的民间传承人。余未人曾于2002年到台江施洞巡访找到民间传承人张定祥,一首《月亮歌》他可唱三天三夜,为了记录传承,他节衣缩食买磁带录古歌。张定祥最终得进入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名录。清镇麦格乡猫寨王老咪,簪汪古歌,有71个地名,和亚鲁王不一样。目前虽是省级非遗项目,但贵州无人通晓语言无法记录,现经过积极努力,云南语委会有专家愿意来学,一项新的抢救工程又即开始。

 

历史以人为本,历史是着交响曲的话,先辈就是一个个生动的音符。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国人要想读懂自己的祖先和文明,必须读懂自身家族历史。国人要想承前启后,全面复兴中华,也必须读懂自身历史。要真正读懂中华民族历史,需要先正确解读满家族历史。余未人在《我的百年家族记忆》代自序的标题是:不期而遇的历史,与其说是不期遇,倒不如说是一次厚重深沉的民间书写,追溯历史,才能方知未来,这本书,从历史学人类学、社会学等点点滴滴入手,真真切切地让人了解过去,了解那个时代的人的生活和情感,更加深晓什么才是初心初始,无疑,不但对后人有借鉴和帮助,同时,也有着抛弃浮华而反思的心灵启迪。研讨会上,刘学洙认为,余未人的《民间笔记》是非遗重要著作,不仅对非遗建设工作提供了丰富的经验和总结,而且是很重要的里程碑式作品,也是她人生出彩的新高地。

 

 

著名作家戴明贤认为,余未人有以下三个特点:刚直自立,言必信行必果。敬业一丝不苟、热爱生活勇于尝试。活得有滋有味。从《花溪》文学月刊编辑到省文联分管民间文学副主席,其工作到退休后的延续做得精彩。从民间美术集成到亚鲁王,工作非常之艰巨。田野考察,深入发掘,付出超人的精力。已进入一个学者思想境界的自由王国。姚小泉在发言中认为,读了《我的百记忆》之书后深受教育,余氏家族历尽百年酸甜苦辣,沧桑历程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是中国文化传统恪守道德堪称典范。用心、用情地描述和表达。形成余家人物链,是家国情怀的好教材。

 

朱伟华在发言中说,余未人先生从一个作家转入学者,从文学转入民间文学,以人为本,文字有现场感和当下感。有细节,有心有情,兼俱作家的才情和学者的谨密。其文风和作风值得青年学者学习。

 

原省人大副主任、省文史馆馆长顾久说,贵州土地因为有这样一批人才显得有精气神。我们要把喚发更多致力于贵州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者的热情,呼唤更多有记忆的人和有有灵魂的人努力工作,才能保护传承文化。这是个大话题。专家学者呼吁:加大投入,高校要加强力量,整合资源。专设贵州文化名人工作室和出版外文版,同时举办世界专题国际民族文化论坛,让贵州民族文化走向世界。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