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书画摄影委员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作品赏析 > 创研动态 >

中华意蕴中国油画艺术国际巡展归国汇报展 暨


时间:2017-05-11 10: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研讨会现场

张晓凌 (主持人)

中国油画百年,依然有许多待解决的课题

中国油画100多年来所取得的实绩,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国际认可,巴黎展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是,中国油画还有许多课题远未完成,比如,中国油画一百多年来的现代性经验并未得到很好的梳理;油画艺术史的写作停留在文献汇编层面;一些现代性命题如民族化、本土化并未得到深入探讨。如果我们承认“中国油画”是一个独立概念的话,那么这一概念的学理基础是什么?对于中国油画在世界格局中的定位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如果巴黎的展览和研讨会是中国油画走出去的宣言,那么今天的研讨会是对这个宣言的一个学术性梳理。

下面,请大家就这些问题畅所欲言。

靳尚谊

这次展览是中国油画走出去的成功范例,但仅仅是开始

海外观众越来越关注中国油画,说明中国油画在近30年来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这得益于改革开放后对外交流增多,更多国人到西方美术馆看到了原作。另外,当代年轻画家接触的社会、生活和新的观念使他们的作品具有现代意识或当代意识,很多作品反映出当前中国社会的矛盾和问题,这些现象非常值得关注。这次展览是中国油画走出去的一个成功范例,但仅仅是开始。我认为,与油画走出去相比,以后中国画不断地走出去是更为重要的。

詹建俊

在理论的指导下,探索中国油画应该走的道路

这个展览获得的各方面反应,更加坚定了我们目前把中国文化精神和西方油画语言、油画传统以及油画表现力相结合的发展方向。法国观众说,我们创新发展了他们的传统,中国油画在坚持自己的道路。我认为,这一道路值得更深入地走下去,但依然存在一些问题。长期以来,中国艺术家对油画的探索并没形成理论建树,对当代世界艺术潮流也没有表达出属于中国的态度。现在需要理论界在学术上给予中国油画更多的关注和研究,需要极强的理论之手在实践当中指导我们。在理论家的协助之下,探索中国油画应该走的道路。

邵大箴

在油画创作中将油画语言的学习与中国新时代的特色相结合

这次展览之后,我对中国油画的信心更足了。刚才詹先生指出了油画的发展方向,的确,要保持文化界有稳定的群体,坚持既学习欧洲油画、西方油画的经验,又坚持使油画有中国风、有中国气派。两者结合,就是我们的方向。

油画界目前有两种意见,一种强调油画要从基础着手,另一种强调中国油画的气派、特色。我认为两种意见实际上是一致的,要把二者融合起来。钻研、学习西方的古典油画是对的,但不要受到过分的束缚。同时,要在符合油画的基本规律、原理、技巧的基础上进行创造和创新。画21世纪的中国人的油画,要有新的时代的特色、民族的元素,这样中国油画才能向前发展。

水天中

中国油画要有中华文化的通变精神

不断进取、变化是中华文化不同于其他文化的根源,没有通变、因势利导,文化就无法延续。中国当代的艺术也应该采取这样的态度,不断吸取和反省,珍惜有限的成果。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法国艺术的辉煌时期,艺术界的前辈从法国学到了艺术教育的结构和方式以及绘画的技法、技巧;学到了法国艺术家的生活方式和活动方式。我们在中国艺术的每一个方面都可以找到微妙或者朦胧的法国艺术的足迹。现代的传播学认为,要复制或者要延续、传播,很重要的一点是要选择和变异,中国也是如此。中国油画可以有不同的选择,但是要有中华文化不断进取、包容、变异的精神。

钟涵

我们应具有后起者的自觉

我们想要学习的时候,西方绘画的潮流已经过去了,对整个油画来说我们是后来者。中国油画的发展与西方的步伐不一致,但却发展得有声有色。改革后的40年,油画本身在变化,中国画家、理论家也在变化,我们对于世界的看法比较自主了。作为后起者,我们应当具有后起者的自觉。这一次的展览体现出了这个状态。中国有自己独特的命运,中国油画有各个阶段的成果和历史必要性,也存在问题。现在的油画界太心急,没有深入地研究油画,大量年轻一代的画家受到了这一问题的束缚。另外,目前油画教学的师资力量薄弱。这都是我们要面对的问题。

王镛

个性与民族性的统一是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的一大特点

根据德国艺术史家维尔纳·哈弗特曼的观点,法国的表现主义是一种形式化的表现主义,德国表现主义是一种批判性的表现主义。我认为,中国的写意油画,主要吸收了法国表现主义的形式化追求。水天中先生说,到如今的表现性水墨“放逸笔墨者多,歌哭人生者少”。他谈到的表现性水墨的问题恰恰也是表现性油画中的问题。现在传承这种悲悯情怀的画家非常稀缺,所以很多作品不能深刻地打动人心,这是我们需要借鉴德国表现主义精神力度的地方。再者,主张折中者多,大胆突破者少;适应群体者多,张扬个性者少。中国往往更加强调民族性,提倡个性与民族性的统一。但是在优秀的中国艺术家身上,我发现个性与民族性是水乳交融的。这种个性与民族性的统一恰恰是当代中国写意油画或者中国式的抒情性的表现主义油画的一大特点。

尚辉

中国油画的价值和中国油画的发展路径还需要讨论

中国艺术史的演进走的是自己的路,这次展览之所以能够在法国获得关注与赞赏,是因为他们看到自己的传统居然被中国人表现得深厚、清楚,还带有中国自己的特色。因此,中国油画的发展必然要走自己的路,我们需要讨论的是中国油画的价值和中国油画的发展路径。走自己的路应该分成三个方面:第一,不断地回到欧洲油画体系和传统中学习欧洲的油画来反哺中国的油画;第二,向现代和当代性突进;第三,中国的写意油画或者意象油画的定义问题。我认为这三种路径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会形成中国油画发展的探索取向。

郑工

回到自己的文化语境当中去思考,找到中国油画今后的路向

此次参展画家和作品具有时代性,代表了新中国以来油画的基本面貌,体现了油画领域当中的中国学派。“中国学派”的概念包含精神,也包含技术语言本体上的体现。这批作品表达的现实人文精神,这正是这个时代造成的。中国油画在语言风格上的取向,已经显示了中国油画在现代以来的发展路径。谈油画中的中国学派问题,不能够总是在西方认知的文化背景下面去谈,要回到自己的文化语境当中去思考,才能够找到中国油画今后的路向。

高天民

中国的美术是按照自己的情境在发展

此次展览标志着中国油画的个人面貌、特性开始逐渐地显现出来,这是20世纪中国艺术家一直在努力的方向。在中国油画发展史上有两次悖论:第一次是在20世纪初西方美术开始向现代转型的时候,中国却把西方古典美术接受过来,并且形成了20世纪中国美术的主流;第二次就是现在,西方美术早已在上世纪60年代就提出绘画死亡甚至美术死亡论,而油画在中国却方兴未艾。这两次与西方的背道而驰,实际上说明中国的美术一直是按照自己的情境在发展。而且,通过今天的展览已经证明了中国油画、中国美术的现代性问题已经解决,我们可以放弃现代性的问题,更多地讨论当代性的问题。

菲利普

中国油画不应当让位于时下的潮流

中国油画是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动的,但是西方油画没有这一条件,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在现代的创作当中,油画在西方是脆弱的、不稳定的。在近30年的时间里,许多学者说油画艺术在西方已经结束了,但是现在这种思想却产生了变化,大家认为油画在回归。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油画应该保持其优势和完整性。在中国,这一历史的沿袭、回声应该得到保护。中国油画不应当让位于时下的潮流,尤其不应受制于国外的艺术市场。

朱其

西方油画对中国油画的影响过程并不是单向的

每次谈中国油画似乎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因为它总是被描述为西方油画对中国油画单向的影响过程,说我们受西方影响,把他们的语言改造成本土的语言。我倒觉得可以反向思考,实际上他们这一百年也吸收中国乃至亚洲的绘画传统。20世纪绘画史已有先例,50年代美国和欧洲抽象表现主义的书法派用现代抽象绘画线条表现,是对中国书法表现方式的吸收。同时,现在已经有很多年轻艺术家的绘画吸收了二战以后西方绘画的新的方式;也有一些年轻艺术家进行着如德国表现主义在2000年前后那样结合观念艺术的尝试。

杨松林

中国油画走出去要增多交流的平台和渠道

首先,画家、评论家们很希望能够具体地了解西方学术界对此次展览的不同意见;其次,展览体现了中国文化要走出去的立意,如何加大国家意志的力度很重要;第三,可以增多交流的平台和渠道,如各地双年展的方式,或者中国作品与西方国家的展陈方式结合等;最后,这个展览给中国带来了更大的信心。詹先生说,中国油画的希望在中国画家的手上,一只手吸收西方油画的精髓,另一只手把握中国油画传统,要在自身上多做努力。

顾黎明

信息化使过去叙事化的油画产生了变化

油画进入中国不仅仅是一个画种,而是人对世界的一种触摸的方式,中国画更多体现出人文的东西,未必有那么多色彩,无论是具象还是意象,这是一个大的艺术概念。我们谈到的艺术死亡主要是指叙述方式的死亡,所谓当代性是指以前的叙述方式发生了变化。绘画要有自己的原创性,要表现世界文化传达的自然与文化符号之间的关系。现代油画强调的是一种人和信息化时代下视觉文化的不同,信息化使过去着重于叙事化的油画产生了变化。

陈明

中国当代油画创作需要自己的方向

作为外来画种,中国油画无法在语言形态上和西方割裂开来,但由于东西方文化理念的不同,中国油画与西方油画有很大的差异,这种不同和差异是中国油画创作需要关注的核心。回顾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油画的历史脉络可以看到,其发展是围绕着形式和观念来进行的,取得的成果有目共睹,但多元化的面貌背后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如观念混乱、方向不明、语言贫乏、情感虚假等。这些问题抹杀了中国油画应有的特点。此次展览全面梳理和研究了近40年来中国油画创作的主流及其演变,给当代油画创作树立了一个方向和标杆,因此具有参考价值和历史意义。

宛少军

中国油画要重视精神深度的挖掘

这一百年西方油画在衰落,中国油画在发展,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徐悲鸿这一代人去欧洲学到了基本的概念和技术;二是苏派的教学方式提高了我们写实的能力;三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大批的画家有机会到西方看到原作,促使写实进一步发展进而达到高峰。

今天,中国油画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写实,而是西方油画面临的衰落,将来我们可能也会面对。改革开放以后我们一直在讲语言形式的提升,但是我们多少弱化或者忽略了艺术家个人精神深度的挖掘。如果将来我们的油画想要进一步发展,一定要在精神深度上面进行挖掘。

(责任编辑:admin)